揭阳第一位治愈者出院了:她去过武汉。幸运的是,她怀孕的妻子没有被感染。直到出院后,她才看到医疗护理的出现

住院16天后,2月8日,“潮汕女婿”梁先生从广东省揭阳市人民医院出院。南都记者了解到,梁先生是揭阳市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是揭阳市首名治愈出院的确诊患者。出院前,医院销毁了梁先生除婚戒、手机外的所有随身物品,并为其买来贴身衣物、鞋子等新装束。当梁先生问及相关费用时,主治医生告诉他:“注意身体,其他的不用你操心。”

梁先生是湖北人,他告诉南都记者,1月14日赴武汉市参加公司年会,次日回到工作地广州,1月21日来到揭阳市揭西县岳父家。持续数天发烧未退后,1月23日晚被送到揭阳市人民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跟梁先生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员也被要求隔离观察。梁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此前他最担心的是怀有7个半月身孕的妻子,甚至设想过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情况。好在经检查后,妻子没有被感染。

南都记者从揭阳市人民医院了解到,经治疗,梁先生过去一周体温正常,肺部炎症明显吸收,连续两次病毒核酸检测阴性,相关指标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出院标准,于2月8日治愈出院。

梁先生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隔离病房里的医护人员都穿着防护服,他出院时才第一次看清楚日常为他提供治疗的医生、护士们的样子。

【对话】

“潮汕女婿”曾赴汉参加年会,朋友圈有人曾评论“注意肺炎”

南都:你是怎么被感染的?

梁先生:我是湖北人,平时在广州工作。1月14日从广州去武汉参加我们公司年会,第二天就回到广州。之后几天并没有什么异常,直到1月18日,我出现了发低烧,怕冷的情况,我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就没当回事。1月21日,和我老婆回了揭阳,回到我岳父岳母家准备过年。

当时,有一从医的朋友通过朋友圈知道我去武汉,在评论里称武汉当地出现了不明原因肺炎,让我注意。我完全没意识到所谓的“新冠肺炎”正在发酵,自己会被感染。

南都:什么时候被确诊的?

梁先生:回揭阳后,还是一直在发烧,没什么胃口,感冒药吃了一些也不见好。此时各方信息都在提醒注意疫情防控,我心想莫非自己真成了感染者?1月23日,家人送我到揭阳市人民医院住院就诊,1月25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确诊后,我马上告知单位、朋友等所有有过接触的人,让他们注意隔离防范,同时跟相关部门报告我所有的行踪。

发病初期胃口差喝粥送药,7个半月孕妻幸未“中招”

南都:主要都有哪些症状?

梁先生:我不咳嗽、不胸闷,主要症状是发烧和没有胃口,体温最高的时候有38度。在住院的第四天之前,胃口尤其不好,不想吃任何东西,一天只能喝下一碗粥。最严重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不吃,喝几口粥只为了送服药片。

南都: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恢复?

梁先生:到了住院的第五天,可以接受一些清淡的饮食,一天能吃下两顿,慢慢恢复。值得提出的一点是,本来医院提供的三餐都是正常的白米饭和肉菜,但我跟护士反应没胃口吃不下饭后,他们特地把我的餐食换成了我想要的白粥,并每天询问我胃口有没有改善。

直到第八天,我几乎能像以前一样吃下饭菜,还可以吃些水果。

南都:住院期间你都是怎么度过的?

梁先生:住院前期打针,后来就是口服用药。我每天都要通过手机看新闻关注疫情的发展,时不时跟家人打电话了解下他们的情况。

按计划,今年过年应该跟我老婆、岳父岳母在一起团圆的,怎么也没想到,除夕夜竟是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看春晚,当时情绪有些低落。第二天晚上睡觉梦见自己被确诊新冠肺炎是“一场梦”,一切都没有发生。第二天醒来有一点失落。

南都:得新冠肺炎后,你害怕过吗?

梁先生:我还是比较冷静的,通过新闻我也了解,只要遵医嘱按时服药,一定时间内就会恢复。

但是,当时我很担心我老婆,她有7个半月的身孕,很害怕她“中招”。我甚至设想过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情况。好在经过检查后发现没有被感染。目前,包括我家人在内的所有跟我有过接触的人都安全,还没有人被感染。

出院前医院连夜帮买新衣物,被告知费用“不用操心”

南都: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可以出院了?

梁先生:过去一周我的体温正常,CT显示肺部炎症已经消失。2月7号晚上8点多,医生来病房告诉我,第二次病毒核酸检测也是阴性,达到了出院标准,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时,那位医生满脸欢喜,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替我感到高兴。

为了防止病毒扩散,医生建议我销毁入院以来的所有衣物,还有牙刷、毛巾、脸盆等个人用品。同时,护士还把我的婚戒和手机拿去彻底消毒。

当晚10点左右,医院还连夜让工作人员去帮我购置新的衣服,包括贴身衣物和鞋子,好让我第二天穿着出院。

南都:医院帮买的衣物是你自费?

梁先生:不是。今天出院后,我的主治医师还通过微信转账返还我入院时交付的2000元押金,当我问他是否需要支付医药费以及帮我买衣服的费用时,他只告诉我:“注意身体,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啦。”

我知道按规定,新冠肺炎的医治有相关保障政策,但帮我买衣服鞋子并不是在他们的义务范围之内,医院的做法确实很贴心。

南都:今天出院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梁先生:谁也不想得这个病。但现在看来,如果没那么好运“中招”了也不用太害怕。事实证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患者都可以在医院的帮助下得到很好的救助支持,并且康复出院。

让我很有感触的是,我住院16天里,医护人员们都穿着防护服,只在后背用记号笔写了名字,脸部也被护目镜、帽子、口罩包得严严实实,看着都觉得闷的慌。我也只能靠防护服背后的名字辨识他们。直到今天,医治我的医生护士们送我出院,我才第一次看清楚他们的样子。

我能感受到医生护士们真心为我的治愈感到高兴,对他们只有说不完的感想和敬意。送我出院后,他们又要重新穿上防护服,像战士一样回到一线,继续救治其他病人,他们很了不起。

采写:南都记者 黄小殷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