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比亚迪4S店买车,付了钱,却被第三方跑掉了!揭开常规的秘密!

“开四停四”实施,广州的新能源车市场需求被进一步刺激,补贴、节能、免摇号等标签,让新能源车成为了许多人购车的不二之选。

然而,最近广州几位购买新能源车的消费者,却遇到了糟心事。原本在珠江新城比亚迪品牌CBD销售中心正常订车,却因为第三方公司以“购车送优惠”的名义介入,导致了合计60万元被该名为硕耐的公司截留。不但在广州,硕耐在多地“卷走”的金额,据事主们不完全统计,已经高达530万元。

并非首次购车的张先生和梁小姐,说起这次不愉快的新能源车购车经历,不可避免地将其与“诈骗”两字联系在一起,而导致“老司机”中招的,则是因为店内的外来客和传单。对于这些说法,比亚迪CBD店却也“喊冤”,称与硕耐公司并无合作,也没有向消费者推荐其产品。

购新能源车第三方优惠多,天降馅饼还是陷阱?

市民张先生拥有一台外地牌照的燃油车,但考虑到广州要实施“开四停四”,进出市区不便,趁着比亚迪新一代唐DM刚上市之际,张先生来到了位于广州珠江新城的比亚迪CBD门店下订,成为一名新能源车准车主,没想到 “噩梦”般的购车经历,从这一刻正式开始。

张先生回忆,7月19日在比亚迪CBD门店交了1万元订金后,接待他的比亚迪销售人员称门店内将有一家名为硕耐(工商注册名称为:广州硕耐节能光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做活动,有一系列优惠可以了解一下。

之后,张先生向硕耐公司了解到,该优惠主要有两大类,一是配套设施的优惠,包括光伏发电系统与储能电池,二是配套服务的优惠,包括保险与充电服务。至于优惠的程度大小,则视乎订金的额度而定。

“买三年车险,大约也需要两万多块钱,为了节省这笔硬性支出,我支付了10万元订金给硕耐。”张先生回忆道,考虑到自己购车预算有限,只能支付10万元的订金,但这一额度已经可以获得硕耐赠送的3年保险,以及充电桩和对应的充电服务,“相当于这笔钱就是硕耐向比亚迪帮我订车的首期车款了。”

7月23日,张先生来到硕耐位于珠江新城环球都会广场的办公点进行签约,并支付了10万元订金。根据合同,双方约定的提车时间不晚于9月23日,硕耐方面要提早30天通知张先生的提车事宜,由于新车到店本身就需要一定时间,张先生并没有顾虑太多,之后一直耐心地等待提车。

8月下旬,眼看提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此前一直对接张先生的硕耐施姓工作人员,在微信上向张先生推送了另一对接后续事宜的徐姓工作人员,但张先生多次添加对方均无反应,而施姓工作人员自此也对张先生不闻不问。反复联系无果后,张先生也找到了比亚迪CBD店,但比亚迪门店方面,却告知张先生“我们也联系不上对方”。

另一报料人梁小姐,则在硕耐公司支付了19万元订金。

(梁小姐当时拍下的传单)

梁小姐比张先生晚几天到比亚迪CBD门店订车,彼时硕耐的工作人员正好在比亚迪店内做推销。“我在比亚迪CBD门店下订时,也曾经询问过比亚迪销售人员,有没有安装电站方面的优惠,刚下完订金,就被介绍到硕耐工作人员那里了。”

说起自己为何选择了硕耐,梁小姐表示,出于隔热等考虑,自己早有在自家安装光伏发电站的打算,只是自己申请的话,手续过于冗杂, “刚好硕耐有这样的服务,在支付订金之前,硕耐公司还带我们参观了他们公司。”

由于要选择安装电站,梁小姐的订金门槛会更高。根据梁小姐展示的合同原件,虽然自己买的是相对便宜的新款元EV车型,但她于7月27日向硕耐支付了购车订金19万元,除去剩余的购车尾款,梁小姐提车时,硕耐公司安合同须返还9.61万元给梁小姐。

等待提车的过程中,硕耐一名陈姓工作人员曾经与梁小姐的丈夫沟通后续安装事宜,然而,根据梁小姐提供的聊天记录,随着提车日期临近,该工作人员之后却以不方便回复、工程师离职、夏季工程过多等原因,不断推诿,发电站安装至今无着落。

“9月4日开始,对方再也没有回过消息。”梁小姐回忆,第二天一早,在比亚迪CBD门店讨要说法无果后,梁小姐进行了报警,从警察口中意外得知,在她报案的时候,硕耐相关案件已有二十多起,“不单是买车被骗的,硕耐还拖欠了许多施工方、供应商的钱。”

“老司机”中招,皆因比亚迪为硕耐“站台”?

按照惯常的购车方式,客户一般只需向4S店支付订金,到提车前支付尾款即可,一买一卖,无需第三方介入。但作为第三方,硕耐却成功“截留”了车款,多少令人匪夷所思。

回忆起在比亚迪CBD门店看车的经历,张先生和梁小姐不约而同地表示,二人均是去比亚迪财务室下订金当天,被推销了硕耐的“优惠活动”,“他们就是盯着那些下订的人,因为确认了你会买车,才好推销自己的产品。”说起当天的经历,梁小姐仍略有气愤地说,她认为,硕耐之所以能在比亚迪门店设咨询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硕耐可以为他们带来不少客户。

梁小姐和张先生都表示,事发后,比亚迪方面也称联系不上硕耐公司,“当初硕耐的咨询台就摆在4S店,比亚迪门店也认可了这个合作方,放任其推销活动,不该负相应责任吗?”在张先生看来,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合作,不可能对对方的去向完全不清楚,“要么比亚迪内部沟通出现了严重问题,要么就是直接忽略了客户的利益。”

张先生表示,自己并非第一次买车,对购车流程、付款方式都非常了解,这次放下警惕,完全是因为比亚迪门店方面为硕耐“站台”,“门店为了招揽更多客人,找来合作方,提供一些优惠,本身并不奇怪,但比亚迪方面到底有没有审核过对方的资质呢?”张先生进一步质疑说。

通过梁小姐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记者发现,事发后比亚迪CBD门店一名销售员曾给梁小姐发过一条这样的信息:“你联系一下硕耐,我们联系不上他们公司。”据梁小姐描述,该销售员就是比亚迪其他销售口中“曾经去硕耐接受培训”的人,但该销售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理会梁小姐。

调查过程中,南都记者接触到另一订金被硕耐“截留”的事主姚先生,他支付给硕耐的订金金额更是高达20万元,姚先生向记者提到,早在今年6月底,他已经在珠江新城的比亚迪CBD门店预订了一台唐DM,一个多月后的8月9日,比亚迪一名销售员主动向其推荐硕耐产品,同样在硕耐施姓工作人员接待下,姚先生支付了定金,“考虑到4S店的说法以及服务条款中金额可以转化为购车款,我才同意购买硕耐的服务。”在姚先生看来,自己之所以付款给硕耐,与比亚迪销售员的推荐有直接关系。

记者了解到,目前支付了大额订金给硕耐的事主,大多都有着购置新能源车的刚需,部分购车者家中也具备安装光伏发电的条件,加上4S店的“背书”,于是彻底放下了警惕,在梁小姐等人看来,硕耐正是看准这点“行骗”。

事发后,南都记者日前也曾前往位于珠江新城的比亚迪CBD门店,以安装电站为由咨询了销售人员,对方确认了之前确第三方公司在店内,但目前已经停止合作,“如果客户想安装发电站,只能自己联系外面的公司。”

起底硕耐:

不只拿比亚迪“开刀”,刚拿电桩安装资质便“失联”,电力设施承装许可已被注销

随着事件进一步发酵,张先生和梁小姐也加入了购车“被骗”的硕耐维权群,张先生向南都记者介绍,“截至上周,经过大家上报的资料统计,涉及人数高达85人,涉及金额则有530万元。”除了购车者,还有部分是硕耐的光伏发电站客户。

不过,由于大家预订的车型不同,需要的服务也有差异,硕耐收取的订金也非常“海鲜价”,“像我和梁小姐那样,分别支付了10万元、19万元的,以为已经非常高了,但群友还有支付了37万元的。”

南都记者综合报料人的信息了解到,硕耐不但在广州珠江新城的比亚迪CBD门店“拉客”,在广东东莞、中山、河源、珠海等地也有“接单”(并非通过4S店),无一例外的是,“卷走”大额订金后,如今硕耐工作人员都已“失联”,有一名河源市事主提供的合同照片还显示,其预订了一汽丰田的燃油车奕泽后,也签约了光伏发电站的安装。

但南都记者后续调查了解到,从硕耐介入汽车业务,到如今“失联”,只有短短大约两三个月时间,短期内截留大量现金后,硕耐的每一步,似乎都是“按部就班”。

工商资料显示,广州硕耐节能光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于2012年,注册资本571.8万元,公司最大股东为庄东宁,二股东为曹刚,早期硕耐公司名称为广州硕耐节能照明设备有限公司。

2013年,分布式光伏发电按照全电量补贴的政策正式实行,庄东宁也很快嗅到了商机,在2016年一篇自媒体报道中,他提到,2014年硕耐砍掉了当时正在赚钱的LED业务,全身心投入到居民光伏发电的事业,2014年硕耐公司营业范围增添了电力工程设计服务等项目。庄东宁海形容,光伏市场为万亿级市场,在2017年另一篇自媒体报道中,他曾表示公司2017年的营收肯定会破亿。

从过往的公开资料中,硕耐从来没有与比亚迪等汽车品牌产生过关联。今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文,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加快光伏发电电价退坡,光伏补贴加速退坡进入实锤阶段。可就在不久前的5月中旬,硕耐“机敏”地踩准了另一热点——新能源车,工商变更信息显示,今年5月16日,硕耐公司把充电桩销售安装、汽车销售纳入了经营范围,并把公司经营场所变更为环球都会广场一处办公室(即梁小姐等人支付高额订金的地方)。之后,就是硕耐截留订金的事件在各地频发。

硕耐的电力设施承装许可证已被注销

而更为蹊跷的是,当初硕耐方面与梁小姐等人洽谈时,曾提供了国家能源局颁发的《承装(修、试)电力设施许可证》复印件,展示其“实力”,证件显示许可证的有效期为2016年到2022年,但记者在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查询获悉,该证件已经处于注销状态,硕耐并不具备承装电力设施的资质。

曾经的硕耐办公点,现已人去楼空(受访者供图)

梁小姐告诉南都记者,报案后曾前往环球都会广场,却被大厦工作人员告知硕耐已经搬走一周,南都记者调查了解到,一名自称离职已久硕耐前员工,曾告诉梁小姐等人“硕耐有一个高管已经卷钱逃跑”。南都记者日前也前往了环球都会广场,接待人员表示硕耐公司已经搬离,无法进行拜访,公司电话亦无法接通。而此前曾接待几位报料人的陈姓、施姓硕耐工作人员,手机也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有报料人向南都记者指出,一名硕耐老客户被截留订金后,曾得到庄东宁本人的联系,后者称公司一名职业经理人卷款逃跑,目前公司正遭遇资金困难,这也是事发后庄东宁唯一一次“出现”,但该老客户以不方便透露身份为由,谢绝了采访,庄东宁是否曾联系“被骗者”,未获证实。

之后,南都记者通过多种途径,拿到了硕耐第二大股东曹刚的联系方式,但南都记者多次致电对方,均未获回应,按照部分自媒体以往的报道,曹刚与庄东宁为中学同学。而另梁小姐等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就在8月,曹刚还在环球都会广场原址注册了一家名为荷西泰迪的民宿管理公司,但如今这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已经没有了曹刚的名字,公司注册地址也变为天河区科韵路一处办公点,南都记者前往科韵路查看,也被前台人员告知该办公点当天没有人在办公。

事到如今,硕耐恰如其分地开始“卖车”、收取高额订金、 “离奇失联”,以及销售人员不回消息并删掉朋友圈等种种迹象,都让张先生等人怀疑,硕耐并非只有单纯的资金困难问题,而是恶意蓄谋诈骗。 “该不会是为了多卷走一些钱,所以一开始就以此为借口,安装电站多缴纳售价一倍多的订金。”梁小姐对事件依然充满了疑虑。

根据多名报料人反馈,目前警方经侦部门已经收集梁小姐、张先生等多人的报案信息,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店方回应:硕耐人员确曾进店,门店与硕耐无任何关系

记者调查过程中,几名报料人都强调,正是因为比亚迪门店销售人员曾经的推荐,并让硕耐公司在店内设点宣传,才导致他们的警惕性下降。

针对此事,南都记者已经向比亚迪总部致函,但对方暂无正式书面回应。记者从多方获悉,目前比亚迪内部已经在对事件进行进一步调查。不过,对于消费者的“抱怨”,比亚迪CBD门店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并强调门店与硕耐公司始终没有任何合作关系。该门店一名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还原了事件的经过。

这名负责人表示,今年5月份的一天,门店正常营业,有一名自称是硕耐公司的工作人员过来看车,前前后后也来了几次,“对方表示自己公司也是搞新能源、充电桩的业务,不少公司客户都有兴趣选择新能源车,开始我们也不相信,但硕耐公司的人员陆续带了些客户前来看车,甚至还不用我们接待。”这名负责人解释,在看车的客户中,的确有成功交易的案例,但都是正常在比亚迪店内交订金与尾款的,“我们不反对外面的客户到店看车,但我们销售人员之间都强调过,不用向客户推荐硕耐。”

该负责人回忆,7月初,硕耐的人员曾咨询比亚迪门店近期是否举办活动,“得知我们7月23日搞活动后,他们表示可以集中几日带客户过来看车,但我们的要求是不影响我们的正常营业,之后他们带了些小礼品过来,前后大约有三四个他们的工作人员到场了,我们依然是强调销售人员不用推销硕耐公司,同时提醒客户注意风险。”

梁小姐7月23日到店时,刚好遇到了硕耐在比亚迪店内宣传,并从对方的传单上获悉所谓优惠套餐,“我去的时候,咨询台就在进门口的右手边,背靠柱子,还有礼品架和放传单的摆架,礼品架上放满了苹果产品的包装盒,还有什么下单订车送礼品。”

该负责人多次向记者强调,活动期间,店内客人较多,且自始至终未允许硕耐在店内开展宣传,更不存在所谓驻点宣传,“后来有客户到他们(硕耐)公司交钱,交了多少钱,我们也是完全不知情。

综合多方信息来看,硕耐的工作人员和宣传资料,确实进入过4S店,梁小姐等人也是在店内得知硕耐公司的活动。但门店负责人始终强调,比亚迪CBD店及销售员均与硕耐无任何合作。

不过,对于门店提到的风险提示,梁小姐和张先生等人却觉得并不足够,“比亚迪销售员只告诉我有这回事,让我可以去了解一下,没有其他提示了。”张先生说道,由于自己起初也是将信将疑,当时的谈话也有录音。而梁小姐则认为,目前比亚迪依旧缺乏担当,“大家都清清楚楚看到硕耐曾在比亚迪店内宣传。”

门店负责人透露,目前客户的新车已经陆续到店,还是会按正常程序通知客户可以交钱提车,“不单是客户,我们也被硕耐公司耍了,对于这件事我们也很烦恼。”他强调,目前已经配合过警方的调查,与警方一起尽力协助消费者,“客户与我们的沟通都很理性,目前硕耐公司是资金困难还是跑路了,都有待警方查证,希望这个事情可以早日妥善处理。”

专家:比亚迪或要负连带责任

广州市汽车服务业协会秘书长郭俊荣告诉南都记者,过去新能源车很多销往租赁企业、共享汽车企业、网约车企业等,进入2018年,私家车的需求量快速增加,加之开四停四的实施,都极大刺激了消费者购买新能源车,也不排除催生新型骗局,“消费者急着买不限购、不限牌的车辆,咨询量和订单量都有明显增长,这个过程中,消费者有时候难免会受到服务配套创新等噱头的吸引。”显然,光伏电站优惠等都属于所谓的“服务创新”,郭俊荣还指出,第三方借助4S店销售场景迷惑消费者的行为尤其要警惕。

“和传统的4S店相比,新能源车有着更为开放合作的生态圈,不排除一些旗舰店、体验中心会发展社会上的合作网络,不排除第三方出现撮合业务。服务的规范是否到位、高速发展期间有无漏洞、合作监管是否合理,都是要关注的问题,否则受伤的始终是消费者。”郭俊荣进一步分析道,对于消费者而言,购车款一定要打给销售方公司,注意对方公司的合法性。

“尤其遇到第三方的出现,一定要有三方书面协议,选择有实力背景的公司,消费者也要有自我保护的意识。”郭俊荣表示,上述事件法律责任仍然有待确定,但4S店也应加强法律风险的防范意识,履行社会责任。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程雪告诉南都记者,对于硕耐所谓“失踪”的情况,是否构成刑事诈骗,得看进一步的调查和证据,“如果主体真实存在,目前可能仍难以立案。”不过,程雪也表示,从民事的角度,比亚迪也可能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广东理治律师事务所的何沛洋律师认为,若硕耐公司在与消费者签订合同时已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在收取合同款项后存在隐匿逃避债务的行为,且在公司解散清算时未能通知消费者的,则表明该公司是以骗取财物为目与受害人签订合同,该公司已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若比亚迪门店为前述行为提供了帮助,包括介绍业务、提供经营场所等,令消费者因此遭受损失的,那么比亚迪门店需在民事上根据其过错大小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采写:南都记者 钟键挺 实习生 林玉莲

(应受访者要求,张先生、梁小姐等均为化名)

编辑:钟键挺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