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第一次期中考试“双降”后,“接力棒”发生了变化。培训班上有没有坚持?

2022年6月22日上午10时40分,2022年广州高中入学考试随着考试结束的铃声而结束。

Home

这是广州市继“双降”后的第一次高中入学考试,也是《职业教育法》新修订后的第一次高中入学考试。告别义务教育阶段,面临人生第一大障碍。高考不仅是对九年学习生涯的总结,也是对未来梦想的冲刺。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在“双降”年做了哪些新的准备?今年,他们经历了怎样的精神旅程。

考试准备中的“负”策略。

告别“死记硬背“和”题海战术“,做项目式探讨

“作为国家试点城市,广州加强了‘双减’背景下中考命题研究,认真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坚持以学定考,确保‘依标命题、难易适度、教考衔接’。“在对今年中考命题思路的概括中,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中考各科命题均能围绕核心素养,依标务本,强化基础知识和关键能力考察;试题强化应用情境创设,以解决问题为考察重点;各科试题类型及考察方式灵活,用内容形式创新来负载知识点考察,着力避开简单刷题训练得高分的模式;同时关注阅读,推动深度变革。

命题“指挥棒”发生变化后,告别“死记硬背”和“题海战术”,学生还能成功“上岸”吗?

“从中考语文卷来看,这次的题目真的非常重视基础,题目所设定的情境都是从课本或生活实践里面出来。注重语文的真实运用,这个部分其实我觉得在‘双减’政策下是不会受到影响,反而可以强化的。”广州市执信中学初三语文老师董俊认为,“双减”只是要减掉一些重复的或者是过于繁重的任务,并不是说把基础都减掉,该做的打基础和提升能力的学习过程都还是要做的。“我们在一线教学的时候,其实也是会注意尽量把语文和生活紧密结合,也把教材学习抓得比较紧。”

董俊老师举例说,这次中考的综合性学习题,选择了“湿地保护”的话题,题目设置了同学们到湿地公园研学活动的情境,要完成的任务真实有趣,表达参与活动意愿,设计宣传栏目名称,拟写宣传标语,平移了现实生活中会遇到的真实完整情境,强调在具体情境中运用语文知识和能力解决实际问题。“这样的题目,确实不是靠刷题或者补习能做出来的,因为它真的要在生活中去运用语文。语文也不再局限于在课内,它有很多的社会实践,有跨学科的一些活动。”

董俊称,自己平时布置作业会跟着“双减”的要求,带领学生去做一些项目式的探讨。“如名著阅读,很多同学觉得名著阅读,就是读完了背好,背好了做题,但实际上我们会让阅读过程更真实更完整。比如说我们有一个活动叫做‘名著阅读盲盒’,学生就会把自己对读名著产生的问题丢到盲盒里面,老师组织同学定期抽取问题,然后大家一起讨论来回答。”

“‘双减’对老师的要求更高了。”董俊老师说,仅是作业设计就没那么简单了。现在老师要想办法精心设计,争取在两三道作业里完成从前十道题才能有的效能。这肯定是需要花时间动脑子的,老师的备课时间是比从前增多了。

课堂上的“加”智慧

老师不是演员,学生不是观众

“双减”后对学生综合素质培养提出更高要求,“学生除了能‘学会’,更要‘会学’。”南都记者从部分学校采访获悉,“双减”这一年来,不少学校做了新的尝试,尤其是在课堂提质方面。广州市星执学校中学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一届初中毕业生,一方面是“双减”下的首批毕业生,另一方面,也是伴随着三年疫情成长起来的“网课一代“。这些因素都给学校教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其实,早在双减前,我们已经在酝酿实施课堂的变革了。“该负责人介绍,学校在实行“三为主,五环节”范式的课堂教学改革。何谓“三为主“?即课堂上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问题为主线。“在‘三为主’的课堂上,老师不是演员,学生不是观众,大家各施其责,每个学生都有事干。”该负责人称,在课堂上要体现分层教学,老师讲授时间不超过15分钟,其余时间交给学生合作探究和展示。与“三为主”相配套的是“五环节”,即在课堂上“激趣导入“,老师会在一个现实情境中如文化背景、经济发展背景、国际关系、日常生活情景中切入问题,引发思考;随后进行新课的教授;学生进行自主的探究讨论合作;随后根据”培优扶困“的原则,进行课堂练习;最后还会进行一个评价。”每节课都由这五个环节构成,充分提升课堂效率。“这也牵涉到作业的问题,我们已经在课堂上解决了部分作业了。学生在课后有更多的时间进行自主学习。”

该负责人表示,高效的课堂更需要集体的智慧,每周校领导都会“推门听课”,监管课堂教学质量;每周都会集体备课,建立教师资源库。在疫情防控期间,对于学生的心理健康也额外关注,每两周一节心理课,专职的心理教师24小时在线,“任何情况下,学生的身心健康都是摆在首位。”

现实中的“转”观念

从被迫到主动,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双减”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双减”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面对和适应。

“看着孩子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释然了。”家长江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女儿小学六年,学习成绩都在班上前三名,还拿过不少奖项,英语的考级也很不错。初中是凭着各种硬核条件进入了一所炙手可热的民办学校,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知道班上高手如云,感觉孩子小升初后的磨合期特别累人,曾一度从以前的小学班上前几名,一下掉到初中班上的后几名,我和她都非常焦虑。”江女士说,在紧急情况下给女儿在校外进行了一番恶补,甚至一门学科就报了好几个不同侧重点的培训班。“用女儿的话来说就是不上培训班感觉没有安全感。按照培训班老师的指引一步步来,才找到一点学习的方向。”

上了校外培训班不到两年,政府对校外培训的规范整治让江女士措手不及。“一下子补习的时间乱了,跟学校的作息对不上,我们陷入了不上培训班感到吃力,上了培训班更吃力的境况。”江女士焦虑起来,“我也明显看到女儿因为没有了培训班而增加了不适应。”

经过一段时间自我情绪的调整,江女士决定还是要积极面对,迅速扭转这个困境。“那时候,培训机构有很多网上的资料,我就和孩子一起,看讲解视频,做针对性的练习题,慢慢地大家感觉又找到方向了。”

“一段时间以后,我们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像紊乱了的生物钟又调整过来了,跟自己的身体同频了,学习更加自律和放松。”经过这一次后,江女士也明显感到,其实家长是孩子的榜样,面对困难积极应对,总会有出路,家长的陪伴和理解是孩子学习的动力。

也有一些家长认为,孩子负担是减轻了,但升学压力依然存在。家长王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孩子的学习负担减轻了,早已停止了校外补习。“虽然现在有‘双减’政策,但孩子刚开始备战中考的时候还是觉得有压力的。”王女士表示,自己了解到今年中考的难度不高,但她认为学生的竞争情况不会因此发生太大改变。“如果大家都考得好,成绩都很高,可能最终成绩只有一两分之差。但普通高中录取的名额就那么多,其实孩子们的压力和竞争情况还是一样的。”

“坚持学习,不要受外界影响。”来自执信中学的何同学给学弟妹留下了这样的寄语。

何同学感叹,“双减”加上疫情影响,初中生们突然有了更多自己的时间,但学习的过程更容易受到外界诱惑,网课时手机必须放在手边,很容易不小心手滑点到抖音,进去就出不来了。

“希望学弟妹们在关注文化课的时候也不要忘记体育锻炼。”同样来自执信中学的曾同学和李同学则告诉记者,“其实中考体育挺拉分的,而因为疫情影响,少了很多被体育老师“魔鬼训练”,平常比较不爱运动、没有锻炼习惯的朋友就会比较吃亏。”

选择上的“优”考虑

普高还是职教,关注自身发展需求而选择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话放在学生小李身上显得尤为贴切。

目前,初中毕业生教育路径选择的关键点在于高中阶段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分流。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双减”政策实施后,随着《职教法》新修订,部分家长教育观念也发生了改变,对职业教育的接受度有所提高,开始主动为子女选择职业教育的路径。来自广州市招考办的数据显示今年填报志愿的考生共108155人;其中报考普通高中志愿的考生有99077人,填报中职三二分段及省级以上重点特色专业志愿的考生有17226人,填报中职学校其他专业志愿的考生有43627人。尽管今年是填报普高考生志愿人数最多的一年,但填报普高志愿的考生比例却仅高于2017年,是近5年来最低的一年。换言之,今年填报中职志愿的人数比例是近5年来最高的一年。

中考前,小李的母亲程女士曾对孩子的分数做出预估,“大概不到500分”,程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努力点勉强可以到普高的录取分数线,之前一直在找老师补课,希望补到普高的分数线,让孩子能读上普高。“但是情况不太理想,孩子的成绩起伏不稳定,学习的状态也不好。”程女士说每天看到孩子一副爱学不学的样子,自己心里非常抓狂。“道法、历史等概念性的东西,不背怎么能考好,但孩子就是看不进去书。”初中三年,程女士给孩子请了家庭教师、上了课外培训班,甚至自己亲自辅导,成效甚微。双减政策实施后,程女士对孩子的学习更加束手无策了。在《职教法》新修订后的一次讲座中,她开始慢慢了解中职教育,“中职是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我孩子喜欢计算机,手机上下载的东西,或者抖音、B站上关注的都是跟计算机相关的知识,一旦面临一个新问题,马上会埋头钻研,这在学习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劲头。”程女士三番四次跟孩子谈心,也带孩子到中职学校考察过,孩子坚决表示,要选择中职。

与孩子的决心相比,程女士是纠结了很久。“刚开始觉得努力了这么多年,是不甘心孩子只去读个中职的,毕竟孩子年纪还小,不想剥夺他读高中的权利,但是这种状态读下去,估计读完高中后最后也是走职教的路,与其这么曲折,为何不一早选好?“后来,我从孩子眼睛里看到了光,讨论起计算机时的滔滔不绝,我就下定决心了,直接填报中职志愿,满足孩子的愿望。只要能燃起孩子学习热情的学校,都是适合的学校。“刚中考完,孩子自己就下载了计算机一级的题目,准备提前备考了,因为在参观中职学校时,老师跟孩子说过中职的学习规划,就是第一年要把计算机一级的证书考下来。”

“没有了大张旗鼓的补习,也没有校外培训机构的四处宣讲,大家都有时间静下心来考虑自己的需求,全面认识自我。”某省一级学校负责人表示,少了人为制造的焦虑,少了社会环境的引导下盲目跟风,家长和学生更多思考如何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进行合适的升学选择,这是教育的一个进步。

统筹:尹来梁艳燕

采写:南都记者梁艳燕叶斯茗孙小鹏程小妹游曼妮

摄影:南都记者冯宙锋

实习生:谭家怡曾晓茵谭炯昭白娟霞符怡婧郑纬浩王一帆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