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京都水灯

作者:蒋勋

从大阪直来京都,住在曾经住过的旅店。一切如往昔,只是上次大雪,此次炎热。

傍晚时分,我已走在河原町鸭川沿岸的巷弄中了。今天是孟兰盆节,京都各寺庙大都悬挂灯笼以招亡魂。灯有高高挑在树梢上的,有挂在寺院道路两旁的。但越走到偏僻黑暗的角落里,就越感觉着灯火在空中忽明忽灭,连往来的人影也都有如魂魄了。

最大的一处“万灯会”在东大寺,信众供养了两万多盏灯。从入口的封道一直悬挂到寺中,又从寺后转往山坡墓地。每一方墓石上挑着一盏灯,错落参差,从山脚往上看,一片耀然。远远山头上的几处,灯光疏落,有如萤火。

灯以铁丝或竹条做架,上蒙白纸。纸面上书有愿主的名字。有的灯指定捐献给亡者某某,有的只是一般的结缘,是散给无主的魂魄罢。捐纳者中也有不少是出家人,有一排灯上愿主的名字全是“释寂静”。

我在一盏一盏的灯间穿梭,山道盘回迂曲,灯光在眼前变幻明灭,各处都有祝福祭祷的人潮。一直走到山颠,回头下望,却是熙熙攘攘一片灯海,繁华富丽,一直与闹市的街灯相连。看来生死都一样富丽庄严,因为一盏灯,生者与死者便可交会,生与死了无关隔。

飘飞在空中的魂魄有高挑起的灯去招唤,漂泊在水上的也有水灯牵引。孟兰盆节原是生者与死者相聚的日子啊!

8月16日,京都西郊岚山脚下的桂川河上便是放水灯的最佳地点。大约傍晚五六点钟,渡月桥上就赶来了很多放水灯的人。

这个被称作“万灯流”的盛会,由附近寺庙僧人主持。水灯用白木板做底,上燃一枝手指长短的白烛,再罩上白纸糊的灯笼,上书愿主姓名。水灯大都放给家族亡者,一般是若干代祖先之灵,下面愿主的署名也多是“小川家”或“高田家”等氏族的姓,没有个人的名字。

河上漂浮着烛光小舟,要在暗夜中招唤亡魂。

7点过后,天色还未全暗,桂川河两岸及渡月桥上已是人潮如涌。仪式中的虔诚信众颇有秩序,陆续领了灯,书写好姓名,便走到岸边,把灯一一放到水流中去。

刚放到水中去的灯,摇摇晃晃,迟疑着在河水与河岸之间彷徨。放灯的人便俯下身去,用手泼水,激荡起水流。水灯上下起伏一阵,便随波离岸驶往渐渐转暗的河面。

河中的水灯命运不一,有的触礁阻滞,有的被浪打翻,有的破裂燃烧,但大多平稳漂浮。每一盏灯都寄托了生者对逝者的深深怀念与祝福。

8点多,桂川河中的水灯燃得正旺,远处岚山山头上“轰”的一下燃起了火光。大火蔓延,烧成一个“大”字,铺满了整个山头。烧“大”字也是一种祈愿,由愿主各买一尺长的木柴,上书“息病无灾”等字样,为某人却病或祈福。成千上万的木柴组成一“大”字在山头燃烧。每年孟兰盆节,京都五处山头都有这种烧字的习俗,却不一定限于“大”字,也有烧成船形或其他形状的。

桂川河上也有船只来往,船头悬挂着灯笼,那是载着游客看鹈鹕入水捕鱼的。撑船人缓慢撑摇篙桨,在川流不息的水灯中穿梭。深夜时分,山川已难辨识,只有水面与山头上的点点灯光依然耀眼。这是祈愿的季节,我也要将未了心愿,托付给漂流在河中的灯火。

*作者:蒋勋,台湾作家、画家、诗人、美学家,本文是蒋勋美学粉丝团整理编辑,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作商用!版权归蒋勋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_^

蒋勋美学粉丝团

以布道之心传播美的感动

搜索微信号

JiangxunMeixue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